被京基系二公子“玩脱”的京基金融国际正在被神秘人悄悄增持

2024-07-11

  

被京基系二公子“玩脱”的京基金融国际正在被神秘人悄悄增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披露易数据发现,这个增持自今年5月中旬开始便一路走高。截至7月10日,京基金融国际66.15%股份被人通过港股通买下,成为近期港股通里持股数数量占发行股份最高的公司。

  从交易明细上看,该神秘投资人以沪股通和深股通两条线进行增持,中证登(沪)和中证登(深)账户分别持股42.3%、23.87%。

  从消息面上看,近期京基金融国际正打算从二级市场转型至一级市场,专注泰国绿色能源以及AI数据中心方面的投融资。目前已与多位潜在合作伙伴探讨成立合资公司,并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但市场上仍有公司持续抛售京基金融国际。7月5日,一家香港借贷公司嬴集团(00397)公告,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Classictime Investments Limited,于2023年9月12日至2024年7月1日期间,通过场内交易以每股0.096港元至1.360港元之间的售价出售京基金融国际2.08亿股份,约占京基金融国际股份总数2.27%。

  这或与京基金融国际近年来业绩堪忧有关。自2016年起,京基金融国际就开始陷入亏损泥潭,已连续保持9年净亏损的业绩。

  尤其是2023年,京基金融国际净亏损11.58亿港元,ROE暴跌至-224.76%。同时,京基金融国际股价也在近两年一路走低,已沦为仙股。距离最高点2.18港元/股已下跌95%;市值也从对应的200亿港元缩水至8.8亿港元。

  近日,京基金融国际发布了2024财年年报。截至2024年3月31日止年度,公司实现收益3.30亿港元,同比减少0.3%;年内亏损5.51亿港元;基本每股亏损7.47港仙。财务状况仍一言难尽。

  最初,京基金融国际并不是一家以金融为主业的公司,而是一家卖水貂毛的皮毛贸易商英裘控股,并于2011年在港股上市。

  2016年,京基地产集团大公子陈家荣盯上了英裘控股,通过强制性现金要约的方式不断增持。但大公子压根不想从事皮毛生意。入股后,陈家荣参与主导英裘控股收购鸿鹏资本证券,做起了证券和保险经纪的生意。

  2019年6月,陈家荣持股量达到72.87%,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将英裘控股更名为“京基金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至此,京基金融国际成为京基集团第一个以“京基”命名的上市平台。

  正如父辈那样,哥哥打天下,弟弟守江山。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大哥陈家荣陆续将此前拿下的标的物以1美元价格转让给了胞弟陈家俊,其中就包括京基金融国际。

  2021年,二公子陈家俊登台,成为京基金融国际的执行董事,当时持股比例高达69.36%。但陈家俊并没有继续在金融版图上扩张,反倒是出手收购了一家福布斯媒体集团旗下的全球化交流平台福布斯环球联盟。

  而这个交流平台实际上做的是一个会员制生意。通过收取会费、对会员提供发展计划等增值服务来赚取费用。从长远来看,这或可对金融服务业务起到加成作用。

  但谁曾想到市场不好,金融生意没做大做强,反倒是被这笔收购稀释了原本陈家俊在公司的股权。此外,从这笔并购也能看出,陈家俊拓展业务的思路,与在金融市场上摸爬滚打30余年的其他董事会成员并不一致。这为后期陈家俊与董事会之间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2024年初,金融市场情绪持续低迷,为弥补收购造成的巨额亏损,董事会尝试通过股份认购来筹集资金,来偿还一些流动债务。然而,这却引发陈家俊与董事会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对此,陈家俊方面率先启动了法律程序,试图使股份认购无效,并成功获得了临时禁令。

  此举彻底激怒董事会一方,双方正式开战。考虑到陈家俊对公司筹资活动发起的法律挑战,董事会认为进行财务重组是迫切需要的。因此,公司决定向开曼群岛院提交破产申请(清盘呈请),以便进行重组。

  而此番清盘危机还附带了连锁反应,引发市场上投资者恐慌抛售。此举导致陈家俊手上被抵押出去的股份价值缩水,后续因未能及时弥补保证金账户中的亏损,而被证券公司强制放到公开市场上出售。这使得陈家俊在京基金融国际里的话语权被进一步削弱。

  最终在今年3月8日,陈家俊执行董事职务被罢免。紧接着,陈家俊在3月13日至15日连三个交易日续减持京基金融国际。在减持后,陈家俊透过Kingkey Holdings持有的股份仅剩1.007亿股,持股比例降至1.32%。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客服热线:400-123-4567 传真:+86-123-4567 QQ:1234567890

Copyright © 2012-2023 某某网站 版权所有黔ICP备2024025926号-1